全国服务热线

0371-53638558

专做防水的都坑人吗(揭秘年入千万的防水补漏骗局)

这两天,在西东圈微信群里,有群友聊起,最近防水补漏广告大火,腾讯已出现好几个日耗6位数的大客户。

另一位群友分享自己的经历,自己也曾遇到过防水补漏的客户,日消耗50万元,至少能赚3个点,这是相当大的利润诱惑。但在百度到行业的一些情况以后,为了良知,这位群友放弃了这个客户。

专做防水的都坑人吗(揭秘年入千万的防水补漏骗局)插图

某平台的防水补漏广告截图

网易人间曾发表过一篇文章,笔者为前大厂广告优化师,用亲身经历揭秘防水补漏骗局,告诉大家这个行业是如何在全网割韭菜。

现在将文章主要内容分享给大家:

2019年,笔者进入一家头部互联网公司的分公司,成了“广告优化师”,工作的主要内容,是对接销售人员开发进来的客户,为其在母公司旗下坐拥几亿“日活用户”的视频平台上投放广告。

防水补漏客户广告投入大方,对盈利有自信

2020年初疫情来袭,实体经济受创严重,客户广告投放需求也趋近于零,笔者对接的中小客户受到的冲击尤其大。就在大家焦头烂额之际,公司大群里却传来捷报:优化师何雅雯与一个个体工商户签下了200万“年框”!在我们这个只对接中小企业的分公司里,这简直是石破天惊的创举。

考虑到广告的实际转化率,推测其年度营业额应该在1000万以上,只有这样才能负担起如此高昂的广告支出。这样的信心和魄力,让人不得不留意了一下他的行业——咦,竟然是“防水补漏”?

研究起客户的“广告实际物料”,视频的创意都大同小异,往往是激情的人声与激昂的音乐,配上直击用户痛点的文案:

专做防水的都坑人吗(揭秘年入千万的防水补漏骗局)插图1

一条不到1分钟的视频,密布着众多“转化组件”:用户点击头像、标题、来源,查看详情、左滑、评论顶部等地方,只要一点,都会跳转到视频配套的“落地页”里面。落地页除了以海报形式再次展现此项防水补漏技术的优势外,还预留了多个地方,供用户填写姓名和电话,也可直接拨打服务电话。当用户提交完自己的姓名和电话后,系统便会记为1个“转化”。防水补漏公司再根据这些后台收集起来的号码,逐个打过去询问情况,最终完成上门勘察和实际成交转化。

在后来的工作中,笔者也陆续开始接到一些防水补漏客户。第一个客户公司叫“徐州雨红防水”,因为系统的一场BUG,这个账户注定无法获得系统算法的青睐,客户没有得到理想的收益。首充的5000元很快亏损,但客户很快又再次充值5000元,这在外人听起来多少有点天方夜谭的事情,在防水补漏客户中,却是非常平常的。

经此一事,笔者心头一震——防水补漏一定是个暴利行业,很显然,能让客户做出续费决定的,是他对扭亏为盈的信心。

首单过后,笔者特地对这个行业的运作模式去了解了一下。一般来说,客户在我们平台“开户”投放广告,是为了获得“线索”,所以广告投放的地域大多为整个南方地区。而客户本人的实际“驻点”通常只在一个城市,别的城市的需求单,有熟人、亲戚的话就交给他们,没有的话,他们就会去“派单群”里发单,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同行们会云集响应,争相接单。完工后,派单者和接单者一般按照五五分成或四六分成,许多人同时扮演着派单者和接单者的双重身份。

使用异地营业执照,害怕去工商局登记

六月底,笔者接到了第二个做防水补漏的客户,客户名叫李自强,公司名叫“德阳德高防水”。在笔者的努力下,广告效果不错,李自强还把亲妹妹的微信推给笔者,说他之前昆明的单子都是他妹妹去做的,想让他妹妹也在这里开一个账户,“有钱大家要一起挣”。

妹妹名叫李自立,公司名为“昆明宇虹防水”。因为云南的广告业务被公司外包给了代理商,由于区域保护政策,笔者官方直营公司没有云南的开户权限,所以劝李自立另起炉灶,办一张公司业务覆盖地域的营业执照。

李自立不肯:“那就算了,外地的工商局不太方便。”笔者尝试各种方式劝说李自立,但对方不愿交底,只是再三坚持:“我只用昆明的营业执照开户,不能做就算了。用外地的营业执照去工商局不方便。”

最后,李自强的账户流入了下一个部门,李自立的账户也未能开进来。

一人同时跑几十个广告账户,每天费用至少几万元

后面笔者又陆续接了一些防水补漏的账户,广告效果做得都很不错。9月初,接到一个“德州雨虹防水”,法人名叫张光明,提出了新的要求:“你给我把‘打电话咨询’的选项去(掉)了,只要‘填单’的!”

张光明给笔者发来一段视频,画面里密密匝匝摆着20多部手机,他把手机一个个解锁,说道:“你看看,我有这么多个广告账户(每个手机注册一个),咋接电话?这个响一下,那个响一下,我要被吵死了。我每天派单都派不完,真的没时间接电话。你就把‘转化目标’给我只设置为‘填单’吧。”

这20多个手机,代表他至少开了20多个广告账户。

“你每天只派单、不接单?你不出去施工吗?”笔者问他。

“是啊,我每天当客服派单就已经够忙了。”在张光明之前,笔者从未见过只派单不接单的客户,也未见过同时“跑”几十个广告账户的人——支撑这些账户同时“跑起来”,每天费用至少需要几万块。

经过笔者的调试后,张光明的广告账户飞速地跑了起来。他也颇为大气,并不限制“日预算”上限,广告跑得好时,单日消耗可达万元以上,“转化”也有100多个。为了让他获得更好的效果,笔者在投放广告的同时又投放了30多个不同的视频,有些视频成为了爆款。

然而,评论区里开始涌现出了异样的声音:“骗子”、“不要上当”、“补个厕所花了3万,拆掉重做都不要这么贵”、“我就是这个骗局的受害者,大家千万不要信”、“最快的镰刀,割你没商量”……

张光明每天做着“舆情监控”的工作,不断删除掉“差评”,只保留下询问联系方式的评论。笔者问他要不要关掉评论权限,他说不必,评论区里面也会有很多意向客户,这些客户不知道怎么填单,需要一对一发私信去沟通。

从业者上千万年营业额全靠骗局

直到有一天,笔者偶然看到一则新闻:

防水补漏骗局:1平米浴室补漏用掉60斤胶水,王女士被骗9000元!

上面详细介绍道:居住在广州的王女士,家中浴室出现了漏水现象,她在网上搜索补漏公司时,被广告中“免砸砖,即补即用,20年免费质保”的承诺所吸引,填了单。

维修人员在当天上门勘察后,说王女士家中是瓷砖底下漏水,需要在瓷砖上打两个孔,往地下“高压注浆”,将漏的缝隙填好后,就不会再出现漏水现象。

王女士问怎么收费,维修人员说注浆的胶水按斤收费,每斤150元。王女士问大概需要用多少斤胶水,对方说要看地下的洞有多大,用多少算多少,洞小的话,“几斤就够了”。

可施工完毕后,维修人员竟说用掉了60斤胶水,价格总计9000元!王女士难以置信1平米的浴室需要用掉如此多的胶水,可对方一再强调自己是上市公司,“20年质保,一次维修,终身无忧”。

王女士一狠心,便付了钱,可等到晚上再用浴室时,发现漏水问题非但没有解决,反而更加严重了。她赶紧联系对方,却发现对方已经将她的电话拉黑了。王女士重新叫了正常的施工公司来修,结果施工公司的人说这种补漏方式一点用都没有。王女士又在购物平台上查到了补漏公司所用的同类型胶水,发现单价只要30到40元/斤。

笔者赶紧在各个的平台和网站检索“防水补漏骗局”,出来的结果无一不触目惊心——一样的套路,不一样的受害人。

笔者被这肮脏的骗局震惊得无以复加,猛然明白自己那些客户们每年1000多万的营业额究竟从何而来了——一个小个体工商户怎么可能负担200万的广告年支出?背后都是无数个“王女士”在上当受骗!他们或许是疏于防备的老人,或许是初入社会的年轻人,或许是久经历练的中年人,被骗的金额或大或特别大,从几千至几万元不等。

往日的些许疑问顿消——不断填单的下单者,害怕去工商局登记的施工者,评论区频繁涌现的恶评,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。

窗外的雨势滂沱,笔者躺在床上久不成眠。当初以为自己进入了梦寐以求的大厂,怎么到头来竟是在助纣为虐、帮人行骗呢?

诈骗关系网遍布全国,所有公司都由同一人接单

后来,张光明给笔者介绍了一个客户,名叫耿建宁,营业执照名叫“惠州爱家防水”。耿建宁在与笔者的沟通中表现出了完全的信任,谈话之间毫不避讳说防水补漏的行业内幕:“人家只派单不接单,都年入几千万了。我这还需要自己去施工,一个月挣小几十万辛苦钱罢了!

在广告投放过程中,遇到一个情况:同一个客户填了七八个公司的广告,而在师傅正式施工之前,派单给他的人都有份,他做了2100,自己拿了1050,剩下我们7个人每人分了150块钱。

通过耿建宁的描述,甚至可以描摹出受害者的样子:

一个谨慎的人,本着货比三家的原则,在我们平台上填了七八个不同防水公司的广告表单,企图通过沟通找出其中最可靠的一家。但他不知道的是,他面对的是一张遍布全国的诈骗关系网。那些宣称“全国连锁”的防水公司,实际上连办公场地都没有,只不过是工商局的一纸档案。骗子们的亲戚朋友和“群友”在哪儿,防水的“分公司”就可以“连锁”到哪儿。

受害者自以为谨慎的比较,根本就是无用功,当地的驻点接单者只有一人,哪怕受害者填上一百个防水公司的表单,等待他的,也是来自同一人的镰刀。

耿建宁讲到,市场上全是叫“雨虹防水”和“德高防水”的,其实全是为了蹭热度。雨虹防水是上市公司,德高防水是最有名的防水涂料品牌,但同行们大多数是李鬼冒充李逵,没加盟资格的。

软硬兼施要钱,逃避工商局监管

笔者问:“那要是施工完了别人觉得太贵不给钱呢?你同行经常出现这种情况。”

“我在施工之前就会先拿一套‘方案’给屋主,让别人觉得我们很专业,不是随随便便瞎做的,得到了别人的肯定后我再开干。”耿建宁继续说,“做的过程中我也会提醒他们说,‘漏洞有点大,可能得多费点材料’,好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“那做完了别人还是觉得贵呢?”

“这就是我跟别的同行的不同之处了——我出门都是随身携带制式合同和公章的,不像他们,手写个协议,随便按个手印,协议里面还有错别字。我跟客户们签订正式合同,合同约定质保时长,一般人看到这么正规的流程,就付钱了。”

“如果别人就是软硬不吃呢?”笔者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“‘先礼后兵’嘛,要是实在油盐不进,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那就只有叫兄弟们上门了。我也不跟他们发生冲突,叫兄弟只是为了让他们产生压迫感。我就跟他们说:‘这都是我公司的兄弟,我也不容易,这么多人指望着我发工资,您这做了不付钱,我也不好对兄弟们交待。我一个老板,是本着对补漏负责任的态度才来现场监理的。’然后再适当给他们打个折,单子基本就成了。”

看他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的样子,笔者的问题愈发大胆:“那你会真的给他们修好吗?你的同行好像都不给修好。”

“我当然修好啊!”他展示给我看他最近的一笔订单,那是沿海小岛上的一个五星级酒店,“这么高档的酒店都找我施工,当然是因为我施工过硬啊!”

“那你的同行为啥不给修好?”

“一部分人是因为技术真的不行,想修好也修不好。另一部分就是故意不修好——总要给后面的人留饭吃嘛,我们这一行就是这样规定的。”

笔者想起那个反复填单的女人,又想起那个索要官方合作证明的女人——这的确是一桩不需要回头客的生意,更是一场周而复始的骗局。

“那他们不怕被找到吗?毕竟都在一个城市生活,万一要是碰见了怎么办?”

“你当他们为什么要用异地的营业执照?”耿建宁说,“出了门谁还认识谁啊?电话打过来就说打错了,再打就拉黑。等工商局找上门,人都换城市跑路了。”

同时,笔者发现这些做防水补漏的全都来自一个地区,耿建宁也证实了这一点:“我们这一行不接纳外人的,外县城的都不行,都是长辈带晚辈才能入行的。”

听他讲了一些做这行一夜暴富的现实案例后,才算彻底摸清楚了这行的所有内幕。笔者也更加确信,不能再继续为虎作伥了。身心俱疲下,笔者离开了那个岗位。

第二年开春后,防水补漏行业又到了旺季。往日的客户们也纷纷找上门来,笔者一一告知他们,自己已经离开那个岗位了。其中有人不死心,高价挖笔者兼职帮他们继续投放,笔者也都回绝了。

而如今,防水补漏广告已经可以”全平台投放“,那个曾经刊登过防水补漏骗局新闻、令笔者猛然顿悟其中猫腻的平台,也沦陷了。

相关文章

热门文章